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

2015/3/9 「跟死神搶回88條人命」

跟死神搶回88條人命

摘錄自:Cheers雜誌電子報                     2015/1/22
2007-02
Cheers雜誌77
作者:吳凱琳
 
Cheers雜誌電子報 - 20150309
圖片來源:曾千倚


從早期的打火生涯、歷經SARS風暴,到現在的救護工作,時間是莊文江永遠的敵人。從接聽電話開始,他就要全神貫注,全力和時間賽跑。

高級救護員莊文江每天都必須和時間賽跑。警鈴一響,就得在1分鐘內出勤、抵達現場,把握46分鐘黃金急救時間,否則超過10分鐘,傷者腦細胞開始壞死,就沒救了。

通常連續一整天工作24小時,才能休息1天。早期是工作2天,休息1天,當時消防隊流行一句話是,「嫁給消防員,3天有2天要獨守空閨」。

莊文江自1993年進入消防隊,台北市幾次重大火災,他都無役不與,包括1996年奪走6條人命的梅林婚紗公司火災。

那天他趕到現場,看到猛烈的火勢,心中就感到非常不妙。店面裝潢材料和婚紗都是易燃物,火勢一發不可收拾,裡面的人又找不到逃生出口。「在那種密閉空間,第一時間如果無法逃生,就沒機會了。」

2002年,台北市成立高級救護隊,專門處理事故現場到醫院之前的緊急救護工作,過去則是由一般消防員輪流擔任。

莊文江是台北市第1批受訓的高級救護員,必須接受1,280個小時的訓練,才能取得資格,執行注射、氣管插管、心臟電擊等急救工作。

剛開始一般民眾並不怎麼信任他們。每每救護車一到,正火速拿出器材急救時,一旁的傷者親友卻在破口大罵:「你們又不是醫生,為什麼不趕快送醫院?」心裡雖十萬火急要進行搶救,卻還是得耐著性子溝通。如果再不行,就得搬出法令條文來強制說服。

拿自己生命換別人生命

高級救護隊成立後第2年,台北市就爆發SARS疫情。SARS病患到醫院之前的緊急救護、醫院轉診、隔離民眾的就醫和看診轉送等工作,都落在消防局的救護大隊身上。

那時大家聞SARS色變,「我們沒有朋友、沒有家庭生活,所有人都把你當瘟神,更擔心自己被感染,」莊文江說。每次出完任務,就得進行隔離。拿自己的生命換別人的生命,這就是救護員的工作寫照。

428日下午4點,莊文江和其他兩位同事負責將和平醫院的SARS病患轉送到署立新竹醫院。但消息不幸走漏,當時的新竹市長林政則帶著市議員和市民,圍堵急診室大門,要求救護車將病患載回台北。

僵持將近7個小時後,大門口仍是抗議聲不斷,莊文江和同事在完成任務後,趕緊趁機「變裝」,從後門偷偷上了另一輛車,才得以返抵台北。

救回生命是最大成就感

從過去的打火生涯,到現在的救護工作,時間是永遠的敵人。

從接聽報案電話開始,所有的動作都必須做到精準確實,才能節省後續的處理時間。接電話時得問清楚幾個關鍵問題,例如是否有呼吸和脈搏、意識是否清楚等。

接收到這些資訊之後,救護員的心中必須立即模擬可能的狀況:如果意識不清,有可能是嗑藥或低血糖;如果是車禍,就得預先準備護頸。

多年來,看到曾經瀕臨死亡邊緣的人挽回一條命,是莊文江最大的成就感。台北市高級救護隊成立3年多以來,已成功救活88位到院前心肺停止患者,存活率由3年前的0%提升至8.5%。

但有時心中難免感到矛盾與無奈,因為即使救回一條命,卻有可能讓他從此成了植物人或是需要長期專人照顧。「這麼做對這個人好嗎?如果他可以好好地走,會不會更好?」

然而,想到最初進入消防隊的初衷,這些疑惑就不再重要。就像剛入行時,每次親眼目擊自殺或車禍現場,就連續幾個晚上無法入睡,幾天不敢吃肉。但是,再想到曾經被自己救回來的生命,心理便逐漸調適過來。現在已經可以更穩健地處理每個生死瞬間,而不會影響自己的私生活。

莊文江迎戰「瞬間高壓」的能量祕訣

持續接受訓練:訓練是消防員最大的福利,也是最好的解壓方法。只要熟練,就能讓壓力化解一半。

每天下午如果沒有出勤,都會安排訓練課程。

老手現場指導:救護隊面臨的突發狀況很多,同事之間的經驗分享是最好的方法。出勤時,必定會讓資深與資淺隊員搭檔,因為現場的直接指導,可以有效消除新手隊員的緊張或壓力感。

建立標準作業流程(SOP):SOP愈是明確清楚,愈可以節省不必要的時間浪費,可以有更多餘裕處理複雜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