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8日 星期日

2015/3/8 「一宇數位科技 翻轉吧!學習」

一宇數位科技 翻轉吧!學習

摘錄自:能力雜誌電子報                                2015/3/4
/楊雅筑


能力雜誌電子報 - 20150308


情境一︰

某個下午,曉莉在茶水間碰到隔壁部門的資深員工麗雅,看她一臉輕鬆準備下班的模樣,隨口問起︰妳接下來不是還有2天訓練課要上嗎?沒想到麗雅竟然笑嘻嘻地回答︰對啊,明後天都要參加公司的教育訓練課程,不用在辦公室裡接電話,那種課程喔,不用太認真啦!只要在教室裡滑滑手機就過完2天,當然樂得輕鬆!

情境二︰

過了下班時間沒多久,夏琳準備收拾桌面離開辦公室,卻看見阿彰還埋在公文堆內繼續拚,忍不住說︰阿彰,你還不下班嗎?有什麼事明天再處理吧?阿彰抬起一張苦瓜臉,語帶憤怒又哀怨地說︰都是公司啦!我都要忙死了,工作做不完還被派去上課,想到堆積如山的文件,我哪有興致在那邊聽老師在台上說什麼,做不完的事我只好今天加班完成啊。

上述的狀況劇,相信不少人曾經碰過,它既是員工不敢說出口的內心戲,也是企業與人資無奈的真實心聲。嘉惠集團(knovia group)董事長喬培偉即指出︰「會有這些狀況的產生是因為,多數企業員工仍在用傳統的方式學習。」根據美國人才管理機構Bersin& Associates的調查,可發現仍有高達85%的企業用傳統的方式學習,雖然有70%的企業會採用數位線上課程的學習方式(e-learning),「但若只是把傳統教室那套教材搬到線上,根本發揮不了多大的作用,甚至更難掌握學習者的學習狀況。」

翻轉了什麼?

「讓我們先想想,企業員工用傳統的方式學習,為什麼讓人又無奈又無效?」喬培偉解釋,傳統的學習方式,不外乎以課堂老師講授為課程的中心,對於學習者而言較無吸引力,投入度當然不高;而每位學習者起步的程度與需求參差不齊,卻得接受同一套制式課程和課後測驗,也讓他們無法展現最佳學習成效,「所謂翻轉式學習,就是想顛覆這種傳統的學習方式。」

一宇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顧問吳建政說明,翻轉式學習(Flipped Learning)指的是將過去課堂授課和課後作業複習的順序倒轉過來,學習者必須先透過網絡平台、學前指引獲得應備知識之後,再於實體課堂與授課老師進行討論、提問、互動。

「其實翻轉式學習不是什麼新的點子,也不是要以e-learningm-learning取代教師上課,更不是用看影片取代做作業就好;翻轉式學習是要讓課堂時間更有生產力與效率,啟動學習者的深層思考。因此,所謂『翻轉』指的應該是重新定義授課老師與學習者的角色。」吳建政強調,翻轉式學習的價值在於讓學習者能透過事前的學習,讓他們在實體課堂中願意更積極自主探索(inquiry)與合作(collaboration),建立同儕之間的互動學習。另外,授課老師在課堂上則有更多時間利用小組研習討論或是帶領互動式活動等方式,對學員進行教練(Coach),解決實際工作問題,而非理論方法講授;也有更高的自由度可以觀察學習者應用知識的能力,視情況給予差異化的協助。

如此一來,教室中的主角將從授課老師變成學習者,老師只是那位幕後的「導演或教練」,激發學生批判思考、問題解決、社交合作與實作創新等能力,成為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學模式。

社群力 延長學習成效

此外,由於翻轉式學習有別於傳統培訓模式,將課程提升至深度思辯與實際操作,增加學習者的參與度和互動性,因此,比起傳統培訓模式需要花較長的時間,並非由密集的12天填鴨知識方式進行,學習的方式也更多元。

「大家都知道,單一的學習活動成效會較多元學習活動效果來得差;結合不同活動,才有助於學習者擁有多元學習刺激,延長學習效果。以前我們會覺得許多學習方式在技術面上不容易達成,但現在進步的科技可以滿足更多樣化的學習需求了。」

吳建政舉例說,以一個完整規劃的教學設計體系來看,當學習者進入個人學習(如 e-learningm-learning)、課堂研討,甚至是課後的學習成果評估等階段時,可結合學習社群互動(不論是平台內建或結合臉書、LINEWeChat等),持續於各階段提供專家引導與經驗分享;而當學習走到工作應用階段,也能反饋至學習社群中,「我們甚至建議企業應該在為期36個月的課程結束後持續經營社群,讓學習成效不斷延展、擴散。」

「而且根據學習發展的研究發現,學習效果最大的其實是來自非正式的學習與社群學習,因此翻轉式的教學體系設計以非正式學習與社群學習為主體,搭配實體課程,交互學習的刺激,能不間斷延續學習,發揮翻轉式學習最佳成效。」吳建政再次補充。

學習效益高 企業才買單

「我曾經在聽完我們公司辦理學習或培訓的人資報告相關課程內容、辦理方式、時間之後,這樣問︰『這些人在接受課程後可提升多少百分比的績效?』一時之間大家都傻住了,回不上話。」喬培偉笑說,其實這是辦理學習或培訓的人資經常有的迷思,好像「辦完訓練就沒事了」,然而學習與培訓究竟可以為企業帶來多少實質效益,才是企業主真正關心的關鍵,「老闆都是這樣,當你投入成本,理所當然要轉化為實質的收益,才是有效。」喬培偉犀利地指出。

吳建政接著說,「在進行翻轉式學習的教學設計時,將柯氏4(Level 1Level 4)培訓評估模式(Kirkpatrick Model)導入課前、課中、課後,利用問卷調查或是行動成果分享報告等方式評估學員的訓練成效,會是一個比較能有效評估學習成效的方式。」

「根據我們實施翻轉式學習以來,對於企業的評估以及後續追蹤,可以發現翻轉式學習的成效的確高於線上與實體課程。」吳建政提出,ClassroomWindow也曾以調查數據顯示,翻轉式學習有卓越的成效,例如:67%學習者認為學習效果提高;80%的授課老師認為翻轉課堂改善學習者上課態度;更有99%的授課老師表示還會繼續使用翻轉課堂。而根據過去美國訓練與發展協會(ASTD)引用2010年研究,整合1996年至2008年的研究,11百個樣本研究,發現翻轉式學習的效果,也大過於單純採用線上學習或實體學習。

翻轉式學習不是萬靈丹

不過,儘管企業、教師和學習者對於翻轉式學習的推崇與讚揚普遍較傳統式學習高,但吳建政也直言︰「翻轉式學習不是萬靈丹!因為學習與培訓成效若要高,其背後還有許多必須注意的關鍵。」

舉例來說,雖然學習者多數都能接受翻轉式學習,但企業人資可能僅具備翻轉式學習的概念,尚未有課程設計的能力;而企業內的授課老師,也不一定具有翻轉式教學的能力,另外包括學習者的資訊素養、師生之間對於傳統面對面教學的習慣、部門主管對訓練團隊的支持、教學環境的建構程度、企業對於主動學習與績效目標的連動性設計等,都是企業在啟動翻轉式學習必須考慮的因素。

「這時候,尋找能協助企業的專業顧問團隊就很重要,另外,企業人資也在翻轉式學習的變革風潮下,快速地適應並提出相應的制度,協助企業順利接軌及養成未來新血輪。」吳建政結論地說。

【本文出自《能力雜誌》2015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