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

2015/12/24「工作不是沒底線!就算是老闆的要求,這種事也千萬不要做」

觀點

工作不是沒底線!就算是老闆的要求,這種事也千萬不要做

摘錄自:經理人 每日學管理 電子報                        2015/12/24
2015-12-07 16:40  作者 亞瑟的業務筆記 

經理人 每日學管理 電子報 - 20151224


大多數的人在職場上都想努力工作,進入公司的核心經營層;許多職場的工作比較敏感,沒有老闆的信任是不可能擔任的。作為一個職員,是否為了升遷,為了進入經營層的核心,就赴湯蹈火什麼事情都願意做呢?

不,不管職位有多高,涉及的機密有多麼核心,我們的工作並不是沒有底線。這底線很清楚就是不做違法的事。

以下是一個真實的案例:有一個科技公司的工程師,他涉嫌盜用其他公司的軟體到自己研發的產品。軟體被盜用的公司發起訴訟,檢調人員在這個工程師的辦公桌上搜到被盜用公司的原始軟體資料,於是罪證確鑿,這個公司和這位工程師都被起訴了。

這個工程師盜用的軟體是應用的公司的產品上,不管動機如何,但是公司也是受益者。當時管理階層有人提議,是否需要公司出資幫這位工程師聘請律師,以便掌握和引導這個工程師,不要做出不利於公司的說詞(聽起來是個光明正大的理由,其實是其他同仁想幫這位工程師)

老闆明確的答覆:「我不會這樣做。首先,我不知道他去盜用別家的軟體資料。再者,如果由公司出資幫他聘請律師,就暗示他的行為是公司事先知道的,甚至可能被懷疑是公司指使他這樣做的,公司不可以做這樣的事情」。

站在公司利益的立場,沒有人可以質疑老闆這樣的決定。於是這個工程師就這樣被辭退工作,自己一個人面對所有的法律問題。

違法是風險無法預估的行為

所有的商業行為,無非是低買高賣,在有限的條件裡,設法追求最大的利潤。如果有一種商業行為,我們的利益(利潤)是可以預估的,但是後面的風險無法預估;這個風險可能讓我們船過水無痕,也可能讓我們全盤皆輸。那麼任何一個理性的人,除非是在不得已情況下才鋌而走險,否則都不會選擇要做這個生意。

這種風險無法預估的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違法的事。對於違法的事,讓我們有機會付出比競爭者更便宜的代價,偷到更大的好處。也有可能違法的事,被發現了,把公司或者個人陷入一個代價無法預估永無翻身的境地。

所以「違法」是企業主經營事業的一條不可跨越的紅線;而這也應該是員工在工作時的一條底線。所以我們可以說,不管多大的誘惑,不從事違法的事,是企業主與員工共同的底線。

企業主與員工的共同底線

作為企業主,你不會允許你的員工背著你去做違法的決定或違法的事,因為你是企業的最後負責人(就像杜魯門總統辦公桌上的牌子「所有問題到此為止」)。違法的事,風險無法預估。這種風險無法預估的決定,你不會允許你的員工蒙蔽了你,也不會讓他們欺騙了你,因為最後你要為這個不是你做的決定負起所有的責任。

作為一個員工,就算你認為這是有利於公司發展,你也不可以作違法的決定,因為你不知道這樣的決定,會對公司造成多大的潛在風險。而且,一旦有了法律責任,你也不知道企業主是否有意願,或者能夠保護你到什麼程度。因為如果你私自做了違法的事,你個人必須來承擔所有的後果,企業主沒有道理去保護一個對公司造成傷害的人。

如果是企業主要求或暗示你做這種決定,作為員工,你必須明白,如果出了事,企業主為了保護公司,很大的可能會讓你自己獨自承擔違法的責任。這是企業主很自然會做的決定。你沒有必要為了一份工作,或者自己以為的前程,賭上自己所有的未來。

當員工做了違法的事爆出來的時候,企業主一般會否認自己知道任何事。他們會說,他不可能知道公司的每一件事。可是,這是極不可能的;公司可能會虧錢,員工可能會偷懶,這些企業主都可以容忍,因為風險在控制範圍內。真實的世界裏沒有老闆會允許員工在公司裏在做違法的事。所以當你聽到,企業主在說他不知道公司有違法的行為時,那他已經是在推卸責任了。

我們幾乎可以假定的說,如果一個企業有了違法的事,企業主一定知道或者被告知了有關於公司違法的行為。事實上,幾乎所有違法的決定都是老闆做的,就算不是老闆的主意,也是老闆自己經手的。因為沒有員工可以自作主張去做違法的事;或者可以說沒有員工可以做這樣的決定,

就在不久之前,有一個事業版圖橫跨建築、營造、壽險的數家上市公司的大老闆,自己用行李箱帶著現金行賄官員被抓個正著。因為這位企業主知道,這種違法的事,他不想留下任何證據,所以用現金;他不想留下把柄給任何人,所以不把這件事交給任何一位員工去執行。這才是真實世界會發生的事。

光明正大的追求財富名聲

對員工來講,擺脫這種風險無法預估的事,最好途徑是,當你被暗示要去從事違法的工作時,就立刻要下定決心離開這個公司吧,因為想安心過日子的人,在這公司是不會有前途的。不妨回想一下你看過的黑幫電影,那些人不管是出於恐懼、貪婪、或者野心,不願同流合污就會被排擠的人的下場,就會明白,離開這個環境,才能安穩過日子。

不管這個世界是否骯髒,不管這個社會有無墮落,我們都應該清楚;或許,我們改變不了整個社會,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社會每一個人還是可以按照自己的能力,做自己最喜歡做的事情,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人生,也有能力堅守自己的基本底線,用光明正大的態度追求財富聲名。

最後,我們彼此警惕,不管職位多高、不管誘惑多大;作為一名員工,可以疲憊不堪,可以犧牲尊嚴,可以低薪低酬,但是絕不幫企業做違法的事;作為經理人,不能讓公司逼迫你做非法的決定或非法的行為,因為沒有公司會保護違法的人,即使你可能是接收到指示才去從事的行為。作為一個企業主,也必須非常清楚的禁止你的員工做非法的決定,或是非法的行為,因為企業很可能要為員工非法行為負最後責任。

違法的事,對企業、對員工都是代價無法預估的事。所以,不做違法的事,是企業主與經理人工作共同的底線。


圖片來源/Brian Talbot via flickr, CC licensed


亞瑟的業務筆記

中興法商學院企研所和台大經濟所畢業。業務工作再平常不過了,每個公司都有這個部門。這裏所談的主題,都有人談過了;這裏所講的內容,也都是大家都會碰到的事。我所做的工作只是把我在工作上碰到的事,綜合自己讀書看到的資料,做一些整理後,拿出來和在業務崗位上的朋友做些交流而已。所以,如果覺得某些觀點,你覺得眼熟,不必奇怪,我只不過沒有一一做註腳而已。